28.3 C
Hong Kong
星期三, 四月 17, 2024

全球攝影冠軍眼中的「美麗香港」

風景攝影師劉兆景:香港很小,但其實很大

全球攝影冠軍眼中的「美麗香港」風景攝影師劉兆景:香港很小,但其實很大

曾經是一名普通打工仔,劉兆景卻因鍾情攝影,在2016年獲得《國家地理雜誌》「國家地理旅行者」全球攝影大賽總冠軍,一張照片改變了他的命運,最終踏上全職攝影師之路。劉兆景的作品拍出大自然獨特的美,更帶有保護環境的訊息。性格文靜的他,也因在大帽山拍攝雲海結識攝影界大師田進福,在對方鼓勵下一圓出版攝影集之夢。「攝影是對眼前景象的理解,透過自己的技巧反映所想,透過出書讓不同的人認識這個地方有多美,以及為何需要保護大自然,我希望用這個方法延續田兄的攝影理念。」

劉兆景憑作品「冬天的騎師」(Winter Horseman),在2016年獲得《國家地理雜誌》「國家地理旅行者」攝影比賽總冠軍 。(圖片來源:劉兆景攝/《國家地理雜誌》)
劉兆景憑作品「冬天的騎師」(Winter Horseman),在2016年獲得《國家地理雜誌》「國家地理旅行者」攝影比賽總冠軍 。(圖片來源:劉兆景攝/《國家地理雜誌》

劉兆景首次接觸攝影,是因小時候參加童軍考取攝影章,後來同樣喜愛攝影的哥哥成為他的啟蒙老師,「我的二哥是浸大攝影學會主席,他教曉我如何用相機及菲林拍攝。」很多年後,劉兆景成為人父,希望用相機記錄兒子成長點滴,再次重拾攝影的樂趣。這時他卻明白到,要拍出好照片,攝影器材的幫助始終有限,「要花時間欣賞不同攝影師的作品,甚至鑽研藝術理論。」

劉兆景指,攝影不只是講究器材,還需要參考不同攝影師的作品,甚至鑽研藝術理論。
劉兆景指,攝影不只是講究器材,還需要參考不同攝影師的作品,甚至鑽研藝術理論。

「一開始是以昆蟲、雀鳥為攝影對象。」劉兆景認為,大自然生物本身是個很漂亮的主題,吸引不少入門級的攝影人士用來練習,以往他亦會申請進入米埔自然保護區拍攝候鳥。事實上,香港有着豐富的生態資源,劉兆景漸漸對生物背後的景觀有更大的興趣。2012年起,他與朋友每年均到香港以外的地區拍攝風景,直至2015年聖誕節,在內蒙古拍到一位騎師策馬奔騰,一舉拿下《國家地理雜誌》「國家地理旅行者」攝影比賽總冠軍和人物組冠軍的殊榮。

接觸風景攝影後,劉兆景漸漸對生物背後的景觀有更大的興趣。
接觸風景攝影後,劉兆景漸漸對生物背後的景觀有更大的興趣。

喜獲國際級大獎後,劉兆景得到前往加拿大東北部、被稱為「北極熊首都」的小鎮邱吉爾(Churchill)的機會,與一班攝影師,在嚮導帶領下,走入冰封的海灣內,徒步尋找北極熊蹤影。「這是一件令人很緊張的事,不論是因為拍攝到北極熊,還是置身毫無阻隔的野外,正是這份緊張,令我們明白到北極熊即使身處食物鏈頂層,也會因為棲息地被人為破壞而面臨生存危機。」這一次近距離拍攝北極熊,令劉兆景的攝影路向有根本性的改變,「我能如此幸運拍攝到這些生態照片,只當藝術品展出?還是可做些環境教育相關的事?」

一次加拿大之旅,啟發劉兆景對攝影路向有根本性的改變。
一次加拿大之旅,啟發劉兆景對攝影路向有根本性的改變。

2020年,劉兆景遇上生命中其中一位影響至深的人──資深風景攝影師田進福,令他更加理解到教育的重要性。當日他與友人登上大帽山拍攝雲海,發現人群中一位白髮蒼蒼的攝影師,他鼓起勇氣上前問好,果然是鼎鼎大名的田進福大師,於是他們邀請田進福「搭順風車」下山,自此結緣。「田師傅無私地向所屬藝廊介紹我,也常鼓勵我多點社交和分享,以及出版一本攝影集。很少人會毫無保留地把自己職場上的人脈介紹給別人,但田師傅就是這樣慷慨,他認為愈多人一起出版攝影集,用照片推介香港和世界各地的美景,行業才會愈來愈好。」田進福早前在大東山拍攝時猝逝,在訪問那天早上,劉兆景才送了田進福最後一程,他笑言訪問選址大帽山,像是冥冥中主宰,「我很感激認識到他,遺憾的是沒有認識他更多。」

劉兆景與資深風景攝影師田進福(左)因攝影結緣,他感激田先生無私鼓勵,助他一圓舉辦攝影展及出相冊之夢。(圖片來源:劉兆景提供)
劉兆景與資深風景攝影師田進福(左)因攝影結緣,他感激田先生無私鼓勵,助他一圓舉辦攝影展及出相冊之夢。(圖片來源:劉兆景提供)
2020年,劉兆景登上香港之巔大帽山拍下大雲海美景,剛好那天是他與資深攝影師田進福相識的日子。(圖片來源:劉兆景提供)
2020年,劉兆景登上香港之巔大帽山拍下大雲海美景,剛好那天是他與資深攝影師田進福相識的日子。(圖片來源:劉兆景提供)

《香港志:自然‧建置與地區概況   人口》中提到,香港境內最高點為海拔957米的大帽山。大帽山身為香港之巔,春季大雲海如詩如畫,對風景攝影師來說,可說是必到之處。「雲海也有很多種,當中以日出前的大雲海最迷人,城市的燈光還未熄掉,令雲海下出現很美的琉璃光,天空清澈的話,也會在雲海上拍攝到星星。我試過在雲海上拍攝到娥媚月;也試過大雲海遮擋了城市的光,令雲層上空『有條銀河』。」劉兆景指,大帽山除了風景,在不同季節也有花草樹木適合成為拍攝主題,是擁有豐富攝影元素的一個地方。近年,他發現隨着遊人漸增,不時在山野留下垃圾,期望有更多攝影者能將畫面拍下,用以提醒保護環境的重要性。

劉兆景指大帽山有不少可取的攝影題材,是風景攝影師必到之處。
劉兆景指大帽山有不少可取的攝影題材,是風景攝影師必到之處。
2017年,超級颱風天鴿襲港後,劉兆景在坪洲近海位置,拍下海洋污染物與香港城市面貌相映的景象。(圖片來源:劉兆景提供)
2017年,超級颱風天鴿襲港後,劉兆景在坪洲近海位置,拍下海洋污染物與香港城市面貌相映的景象。(圖片來源:劉兆景提供)

「香港很小,但其實很大。」劉兆景得獎後,曾擔任《國家地理雜誌》攝影比賽的評審,透過欣賞參賽作品,由水底生態、飛鳥昆蟲,到不同山景,令他認識到香港是一個密集且素材眾多的城市,「我不相信有人可以拍攝所有香港風景。香港有300多座山,我很期待終有一天能踏遍香港山野,欣賞日出日落,不論城市景觀,還是自然景色,也有機會讓我們拍攝出好的作品。」

劉兆景曾拍攝飛鵝山的迷人夜景。(圖片來源:劉兆景提供)
劉兆景曾拍攝飛鵝山的迷人夜景。(圖片來源:劉兆景提供)

SHARE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個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