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 C
Hong Kong
星期二, 六月 18, 2024
Home 娛樂 中環「相機街」最後攝影老店...

中環「相機街」最後攝影老店結業在即

中環「相機街」最後攝影老店結業在即

走過菲林革新年代 難敵數碼浪潮

中環「相機街」最後攝影老店結業在即 走過菲林革新年代 難敵數碼浪潮

主要標籤(Primary tabs)

在短短300多米的士丹利街,曾經屹立過不少相機器材店,因而得名「相機街」。隨着6月最後一間「鍾沛攝影器材行」落幕,中環「相機街」的時代亦會劃上句號。科技進步,數碼化令菲林沖曬需求下跌,加上攝影器材銷售渠道增加,令一間又一間老字號敵不過時代變遷。「鍾沛」結業消息一出,熟客紛紛來訪探望,店舖第二代掌舵人鍾景林與熟客寒暄期間,透露了把57年老店結業的原因,「外行人不知道我們的利潤如此微薄,得個做字」。

「鍾沛」結業消息一出,熟客紛紛來訪探望。
「鍾沛」結業消息一出,熟客紛紛來訪探望。

在人來人往的石板街轉角處,正是「鍾沛攝影器材行」的位置。店舖的名字正是創辦人的名字,也是現時老闆鍾景林的父親。鍾景林指,附近曾經開設的攝影器材店,大部分是鍾氏家族的「兄弟店」,父親早年與親戚合資開設「大中攝影器材」,後來自立門戶創辦「鍾沛」,一晃眼已是57個年頭。對於「相機街」本來的面貌,鍾景林依然記憶猶新,「由街口數上來有『攝影科學』,現在轉了做樓上舖;還有『永佳』,它主力賣二手機及兼做沖曬服務;然後有『廣大』,字號比我們更老,數年前已經結業;再數便到「鍾沛」,然後也是字號比我們老的『世界』,它售賣的產品較高檔次,例如Leica、Hasselblad,也是數年前結業了;再數下去有連鎖店『金寶』和『好世界』,後者也是搬了樓上舖」。十數間攝影器材店曾於1970至1980年代的士丹利街鼎立,「相機街」的風頭一時無兩。

鍾景林是「鍾沛攝影器材行」的第二代掌舵人。
鍾景林是「鍾沛攝影器材行」的第二代掌舵人。

「爸爸和我都不是喜歡攝影的人,他只不過與親戚合資開公司,誤打誤撞入了行」。剛創辦「鍾沛」的時候,鍾景林還是個小孩,「我有哥哥、姐姐、弟弟和妹妹,幾乎人人都有落舖幫忙,最後只剩我一個願意做下去,只要一直做,自然會對行業熟悉。」鍾沛攝影器材行起初落戶士丹利街56號舖位,後來在旺角也有分店,更曾於大角咀開設沖曬工場,十多歲的鍾景林已經「落舖」幫忙寫單,間中做跑腿,來往貨倉和店舖,「在1970至1980年代,未有一小時曬相機,收到菲林後要拿到工場沖曬,我們也有接其他影樓的菲林單,生意還不錯。」1990年代開始流行一小時沖曬,上午沖曬,下午便有貨,令不少傳統菲林沖曬店流失客人,故後期「鍾沛」的工場也消失了。

由菲林年代到數碼攝影,曬相的訂單一落千丈。
由菲林年代到數碼攝影,曬相的訂單一落千丈。
使用數碼曬相服務的客人寥寥無幾。
使用數碼曬相服務的客人寥寥無幾。

到了1970年代,原有舖位受遷拆影響,「鍾沛」搬到44號的現址,店內的格局維持了三十多年。鍾景林憶述,本來曬相的工序由其他師傅負責,他主力處理零售業務,後來因行業式微,人才流失,便要自己兼任曬相工作,「對我來說不是很難,因為以前在工場黑房工作過」。除了工作繁忙,令鍾景林不勝唏噓的還有人情味,「好景的時候,我們連送貨都有三個人,在舊店還有一班夥計一同吃飯的習慣,12人的大圓桌也坐不下全部員工,送貨的員工要站着吃飯」。1960年代至1970年代,黑白菲林進化到彩色菲林,再到2000年代進入數碼攝影時代,影響傳統影樓業務,工序上也不再需要那麼多送貨員工來往店舖和影樓,人手便一直減少。

1960年代至1970年代,黑白菲林進化到彩色菲林,大量黑白菲林遭時代淘汰。
1960年代至1970年代,黑白菲林進化到彩色菲林,大量黑白菲林遭時代淘汰。

留住美好光影一刻的菲林,曾經令行業興盛一時,「舊時每逢過時過節,便是我們的旺季。大家去旅行,買菲林是十筒二十筒起跳,因為菲林一筒只有24或36張,一筒絕對不夠影」,假期完結後的曬相高峯期,店內更是忙得不可開交。鍾景林慨嘆,後來數碼攝影橫空出世,令菲林業界、代理及傳統攝影器材店的業務嚴重萎縮,「2000年代,再沒有人用菲林拍照。」數碼攝影連帶影響相機配件的銷量,在菲林相機年代,濾鏡是重要的配件,攝影者要靠矯色濾鏡來改變照片的色彩,「現在用Photoshop,把照片弄得天馬行空都沒問題」。

留住美好光影一刻的菲林,曾經令行業興盛一時。鍾景林說,每逢過時過節,是售賣菲林的旺季。
留住美好光影一刻的菲林,曾經令行業興盛一時。鍾景林說,每逢過時過節,是售賣菲林的旺季。
在菲林相機年代,濾鏡是重要的配件,攝影者要靠矯色濾鏡來改變照片的色彩。
在菲林相機年代,濾鏡是重要的配件,攝影者要靠矯色濾鏡來改變照片的色彩。

鍾景林表示,在菲林轉入數碼年代,還有一個新系統曇花一現,可惜還未普及,便已淹沒在數碼攝影的浪潮之中。「APS(Advanced Photo System,先進攝影系統)菲林是鮮為人知的技術,只要打開相機蓋,菲林一插即用,十分方便。傳統135的底片長寬比例是3:2,即現時的full film;而APS的底片設計出H型(16:9)、C型(3:2)及P型(3:1)三種畫面比例,在當時來說,算是一項先進的技術。」APS是1990年代的產物,但不足10年便被數碼攝影取代。鍾景林形容APS菲林令行家「蝕得很慘」,「當時有五大相機牌子出產APS菲林,包括Kodak、Fuji、Nikon、Canon及Minolta(即Sony前身),數碼化後,Kodak及Fuji將APS菲林停產,結果市面上的APS相機得物無所用。」此時,鍾景林在櫥櫃中拿出一件「古董」,是Canon 60周年紀念版的APS相機,機身金光閃閃,出產那年剛好是1997年香港回歸,當年售價4,800多元,甚有收藏價值。「鍾沛」正進行結業前清貨,吸引不少來尋寶的攝影愛好者,鍾景林笑言,這堆「蟹貨」頓變「搶手貨」。

先進攝影系統(APS)的底片有三種畫面比例,在當年來說,是一項先進的技術。
先進攝影系統(APS)的底片有三種畫面比例,在當年來說,是一項先進的技術。
Canon 60周年紀念版的APS相機出產那年剛好是1997年香港回歸,甚有收藏價值。
Canon 60周年紀念版的APS相機出產那年剛好是1997年香港回歸,甚有收藏價值。
Canon周年紀念版的APS相機的機身金光閃閃,非常搶眼。
Canon周年紀念版的APS相機的機身金光閃閃,非常搶眼。

除了菲林的沒落,互聯網普及也是老店的致命傷。鍾景林指,從前相機代理會將產品定價,再以七折或八折價錢供攝影器材店售賣,店舖能有兩至三成的利潤。後來在《商品說明條例》下,限制不能有定價,代理只能提供建議零售價,加上不少代理以網店形式營運,把產品直接向客人推銷,令店舖的利潤銳減,「資訊流通下,客人一上網便知道產品價格,加上網購太方便,實體店已失去存在價值」。此外,近年攝影界興起較輕巧的「無反」相機,令主力售賣「單反」的「鍾沛」跟不上潮流,生意大減。

近年攝影界興起較輕巧的「無反」相機,令主力售賣「單反」的「鍾沛」跟不上潮流,生意大減。
近年攝影界興起較輕巧的「無反」相機,令主力售賣「單反」的「鍾沛」跟不上潮流,生意大減。

鍾景林形容,香港是個變化很快的地方,這裏重建,那裏起樓,原本聚在中環的客人很多已搬到別區,甚至移民,熟客早已各散東西。「三年疫情,對各行各業影響都很大,每間店都在蝕錢;近年香港的相機代理變化也很大,以前我們很講人事,『行街』(外勤理貨員)與店舖經理關係像幾十年的朋友,但這些『行街』已逐漸退休」。至於代理也開始轉型,所有產品資訊改放網上,令代理與店舖的關係愈來愈生疏,「現在年輕人都會上網解決問題,不像我們」。

63歲的鍾景林在行內打滾近半世紀,從「對攝影沒興趣」,無師自通下變成「攝影器材專家」,也經歷過行業高低起跌甚至三年疫情打擊。半生苦樂記憶都在這小小的500呎舖位內,對結業的決定,鍾景林卻看得淡然,「我年紀大了,『一腳踢』工作太辛苦,勞力付出與收入不成正比,不值得。既然這一行終有結業的一天,不如趁現在結業」。

半生苦樂記憶都在這小小的500呎舖位內,對結業的決定,鍾景林卻看得淡然。
半生苦樂記憶都在這小小的500呎舖位內,對結業的決定,鍾景林卻看得淡然。

 

 

SHARE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個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