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 C
Hong Kong
星期六, 五月 18, 2024
Home 娛樂 飛行服務隊|海陸空搜救外的...

飛行服務隊|海陸空搜救外的高空生活 追風滅火航拍樣樣齊 工程部支援成強大後盾

飛行服務隊|海陸空搜救外的高空生活 追風滅火航拍樣樣齊  工程部支援成強大後盾

衝上雲霄是不少人兒時的夢想,但要考上機師翱翔天際,甚至執行各式各樣的任務,絕不是容易事。香港有一支紀律部隊,正式編制「細絕全港」,工作卻十分多元化,海陸空搜救隨時候命,每年吸引逾千人投考追逐飛行夢,它就是飛行服務隊。

《香港志‧總述 大事記》記載,1993年4月1日,政府飛行服務隊取代已解散的皇家香港輔助空軍,成為一支24小時候命的紀律部隊,負責日常搜索及拯救行動,並協助政府部門執行運輸、巡邏、偵察任務,但不參與涉及武裝衝突的事件。政府飛行服務隊總監是服務隊的最高指揮官,直接向保安局局長負責。

一般市民對飛行服務隊的認識來自山野搜救。然而,三名加入飛行服務隊達30多年的機師及飛機工程師表示,飛行服務隊的工作多元化,除了救急扶危,還有支援其他執法部門進行不同種類的工作,甚至需要進行遠程拯救。入職33年的高級訓練機長(直升機)陳家陶指,飛行服務隊分有行動部、訓練及標準部、工程部、機構安全部及行政部,各司其職。「例如行動部同事負責日常飛行任務,以及協助其他政府部門合作進行搜救及其他工作;訓練部則負責所有機師及空勤主任的飛行訓練;工程部負責飛機及儀器維修以及內部訓練」。負責駕駛直升機的陳家陶坦言,近年在星期六、日進行不少山嶺拯救,「幾乎全香港行山能到達的地方,甚至香港周邊的海域,都是我們進行搜救的範圍」。

(左起)高級訓練機長(直升機)陳家陶、高級機師(行動)梁敏超及高級飛機工程師蔡仲亮服務飛行服務隊30多年。
(左起)高級訓練機長(直升機)陳家陶、高級機師(行動)梁敏超及高級飛機工程師蔡仲亮服務飛行服務隊30多年。

同樣入職33年的高級機師(行動)梁敏超隸屬定翼機組,他指飛行服務隊有分日常及緊急任務,平日支援不少政府部門工作,「例如協助警務處及海關執法、地政處也需要借用定翼機航拍海洋及陸地,用來繪製地圖;我們也會協助漁護署及環保署進行日常檢測」。此外,定翼機經常支援天文台收集數據,「香港的地理位置常受季候風影響,天文台會利用我們的定翼機,在機場範圍內收集數據,與地面的探測儀器作比對,令資料及訊息更準確;定翼機也會協助天文台空投探空儀,即坊間說的『追風』,在風眼附近的安全位置收集數據」。

高級機師(行動)梁敏超負責駕駛定翼機,平日支援不少政府部門工作。
高級機師(行動)梁敏超負責駕駛定翼機,平日支援不少政府部門工作。

定翼機範圍可遠至南中國海700海浬

梁敏超指一般市民平日難以察覺定翼機的出現,「因為定翼機的功能較遠程,負責範圍可遠至南中國海700海浬,當直升機的航程難以到達時,便需要出動定翼機支援」。他形容定翼機負責的工作範圍相對較大,但出動次數不會像直升機那樣頻繁,「公海上出現的事故,相對行山意外較少」。陳家陶補充指,若當日出現救傷任務,便會優先處理,協助政府部門的日常工作則暫時擱置。

對「飛機迷」來說,最吸引的便是研究飛機型號及性能。飛行服務隊目前有7架EC175型獵豹式直升機,陳家陶形容,這種型號的直升機飛得遠、承載力高,可執行長程任務,包括滅火、山嶺搜救及協助警方執法,體積較超級美洲豹小,能在面積較小的升降坪降落,加上它反應快、易控制,算是「最萬用的機」。除了EC175獵豹式直升機,機隊中另有兩架EC155直升機作備用。

高級訓練機長(直升機)陳家陶形容EC175獵豹式直升機是「最萬用的機」。
高級訓練機長(直升機)陳家陶形容EC175獵豹式直升機是「最萬用的機」。

定翼機的兩款型號則包括協助執行大部分工作的挑戰者605及訓練機DA42,梁敏超指,「我們有兩架挑戰者605,它本身是一架民事飛機,俗稱『公務機』,由於我們並非點對點完成工作,很多時候需要留在現場數個小時,所以需要將它改裝成一架多用途飛機,性能與一般的民航客機無異,只是小型一些,進行工作時較靈活。它的好處是飛得快和飛得遠,可以直航到達東南亞任何一個國家」。挑戰者605由2016年開始服役,至今已6個多年頭。至於DA42是一部小型雙引擎訓練機,如平日在香港境內需進行難度較低的工作,行動組也會使用這架訓練機來完成。

梁敏超指挑戰者605是由「公務機」改裝而成。
梁敏超指挑戰者605是由「公務機」改裝而成。
挑戰者605由2016年開始服役,至今已6個多年頭。
挑戰者605由2016年開始服役,至今已6個多年頭。
DA42可予經驗較淺的定翼機機師安全和迅速地累積優質的飛行經驗。(圖片來源:飛行服務隊網站)
DA42可予經驗較淺的定翼機機師安全和迅速地累積優質的飛行經驗。(圖片來源:飛行服務隊網站

工程部是飛行服務隊一個較少人認識的崗位,在部門任職多年的高級飛機工程師蔡仲亮透露,日常維修方面分為兩組人,一組負責航線維修,另一組則負責基地維修。除了每日替直升機和定翼機作目視檢查、航後檢查外,也需要進行年檢。蔡仲亮形容,直升機的機動部件較多,檢查次數較頻密,定翼機的檢查時間則相對分散。此外,工程部亦需要24小時支援行動組的工作,「例如今日飛機需要有什麼要求和裝備,我們會作出地面支援;有些行動不在基地內進行,我們也會變成先頭部隊,預先到達該處配合行動組的要求」,他舉例指直升機有時需要到達偏遠地方撲滅山火,「可能要由赤鱲角去到羅湖,我們便會出動加油車到羅湖支援,縮短救火時間」。

高級飛機工程師蔡仲亮指工程部的日常維修分有航線維修及基地維修。
高級飛機工程師蔡仲亮指工程部的日常維修分有航線維修及基地維修。

空勤主任負責控制機上各種裝備

直升機體積雖小,但五臟俱全,早已配備所有用來搜救的工具,方便隨時出動。陳家陶形容,「一響鐘,最基本有4個人上機,包括正、副機師及兩名空勤主任,他們一人負責控制機上的吊降纜(rescue hoist),另一名是進行搜救任務的『救生員』」,但他笑言,未必每次都需要出動吊降纜,如果有地方可作安全降落,空勤主任也是可以步行到涉事位置救人。雖然空勤主任已取得一般急救證書,但到了周末,搜救任務的次數增加,若有醫護人員隨行能增加救援效率,現時飛行服務隊每逢星期五、六、日、一都會有醫護當值,兩批醫護人員分別在赤鱲角及啟德新基地候命,「因為周末及公眾假期都是行山的熱門日子,對山嶺拯救的要求也特別高,我們也會有輔助隊員在這些日子上班,這時候一架直升機便可能有5至6人了」。

陳家陶形容,「一響鐘,最基本有4個人上機,包括正、副機師及兩名空勤主任」。
陳家陶形容,「一響鐘,最基本有4個人上機,包括正、副機師及兩名空勤主任」。

梁敏超補充指,空勤主任需負責控制機上各種裝備,例如搜索雷達、前置紅外線儀器、空投探空儀等,「如遇上緊急情況,例如在海面找到生還者,需要空投訊號彈或救生筏,都是由空勤主任負責」。如當日是協助紀律部隊執法,機上也會有警方或海關人員隨機,並與地面或海上的人員聯繫,作出相應配合。行動部如需協助政府部門進行航拍,便要將一部500磅的相機安裝在機底,可見飛行服務隊員並非局限於山嶺拯救,還需要與多個政府部門緊密合作,進行多項高空工作。

SHARE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個讚吧!